Monthly Archives: May 2013

编者语

先生一生在个人利益上做了巨大牺牲,当年为创办北邮和重邮,全家老小从重庆迁到北京,又从北京迁回重庆,他在九所教的很多学生后来都被评上院士,工程院两届副院长朱高峰和钨贺铨都是他的学生,但他本人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无法当选,文革期间作为反动学术权威受到很大迫害,而这一切,对于先生来讲,毫不重要。在先生看来,一生中只是因没能给重邮培养人才而惭愧。先生皓首穷经,执教50年,值得所有人尊称一句“先生”。